当前位置: 首页 >> 菜谱

别装了健康

2020-03-27

来源:

人气:0

别装了,你的微表情出卖了你!

别装了,你的微表情出卖了你!

之前看《如果蜗牛有爱情》写的一点剧评推送到知乎和豆瓣,有网友表示希望我能接着剧情再写写,于是我攒了两星期的料再聊聊。之所以是两星期,是我觉得剧情虽然缜密但是节奏还没有带起来,如果能推进得快一些,会更吸引人。

从第七集开始,剧情围绕叶梓夕的死亡展开了高能破案追踪。依我看,前面不论是调查叶氏集团还是深访张士雍和叶俏,都是有点兜圈子玩障眼法,如果真是张士雍和叶俏杀害了叶梓夕,那也太过于简单直白,毫无看点。

虽然,刑侦队的其他几位都忙得团团转,但从季白和许诩的反应来看,他们两个一早就知道凶手并非张士雍夫妇,把他们调到警队审问目的只有两个:例行公事的排查,收集更多证据。

怎么推断叶俏不是凶手?

第九集里面叶俏的微表情和微动作展现了很多信息,许诩虽然没有一一说明,但都看在眼里。

微表情和微动作,会泄露很多信息,虽然最短暂的微表情仅可持续1/25秒,但也会在不知不觉间暴露一个人的内在想法,让谎言有迹可寻。

当时,叶俏已经对季白和许诩坦露是自己杀了叶梓夕,审问告一段落,既然已经认罪伏法,罪犯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最放松的阶段。

但是当许诩再次回到审问室的时候,镜头给了叶俏手部特写,一只手握拳,一只手相对有力的在桌面摩擦,两只手都在传达一种信息:叶俏还处在一个紧张的状态,像是内心还有很多矛盾和纠结,这不符合认罪后的心理活动。

这点在生活中也很常见,大多数人凝神思考或者紧张的时候可能都会有些小动作,比如面试的时候,或者心神不宁等待结果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搓手、摆弄手指,至少不是手部放松的姿势。

在许诩审问叶俏的过程中,镜头多次切换到叶俏的手部,她的焦躁不安体现在手势的不停变换。在微动作分析里,抚摸手部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手势,尤其在自己不完全相信自己所说的话时,用来尽量打消自己的疑虑。

还有在叶俏回答进入别墅后都发生了什么,她显然没有准备好这些细节供词,大脑里拼命思索该怎么回答,所以她说了一遍,“我扯了她的头发,然后…”,之后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又重复了一遍,“对,我扯了她的头发”。

这种重复是在确认自己说的话,因为当前一句脱口而出的时候,她不但没有想好接下来该怎么说,同时还不能确定这样说是否能使许诩信服,是否合理,所以当她意识到这句话可行的时候,又赶紧补充了一句同样的说辞。

再看她当时的手,配合着她的语言有相应的动作,且幅度不小,这更像是一种虚构编造,它的手情不自禁在配合她在脑海中的演示,如果是回忆,既可以相对流畅的表述,同时也不会紧张到不停地摆手。

有一个一闪而过的细节,可能是演员习惯性动作,也有可能真的是一种表演,在许诩问叶俏是否看到其他人出入的时候,叶俏说没有,但是随即有一个抿嘴的小动作。

叶俏在撒谎,而抿嘴是最经典的犯错表情,说明她对自己说的话没信心;包括几次快速眨眼,也把她的紧张心情暴露无遗。

还有叶俏曾用手抓住自己的右臂,这是一种防卫的姿势。人在撒谎的时候害怕被揭穿,想要自我保护,所以无意识地用手环住自己,同时也是在隔开自己跟对方的距离。

叶俏整个人的表现都非常的拘束、不开放,说明她很不自在,既然之前已经认罪,为何还有这么多放不开?极有可能是她在编造信息,她有想掩饰的真相。

这些细节在剧中表现的淋漓尽致,虽然可能表演的成分多了一些,但都比较符合实际,有些的确可用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在说谎。

目前在美国,针对微表情的研究已经应用到国家安全、司法系统、医学临床和政治选举等领域。说不定我大天朝应用上微表情研究,也是指日可待。

那到底怎么判断出凶手是谁?有什么关键的方法吗?

其实,最终梳理凶手犯罪逻辑的方式,还是许诩和季白深夜到访凶案现场发现的,这一招在犯罪调查当中很常见,叫做犯罪现场还原,或者犯罪现场重建。

虽然此前根据张士雍和叶俏的供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但这些证据是否属实,每个人的口供如何串联在一起形成判断案情的脉络,还是要依靠还原凶案本身。

简言之,这些证据就像一颗颗珍珠,最后是否能穿针引线连接起来,仅仅用思辨是不够的,需要形象思维和更为系统的研究,比如犯罪现场的痕迹、物证的位置和当事人状态的分析,都是要考虑的因素,有必要的话还会进行实物模拟。

零散的信息背后有怎样的故事,其中有一个因素很关键,就是情境性因素,这需要回到现场重演整个故事才能发现是否发生特定的事件和行为。

如果你看过《十二怒汉》,其中的重要线索都是头脑风暴进行犯罪现场重建发现的,比如有一位女士听到屋子里的争吵声音,听起来真实可信,但实际上她所说的事情放到犯罪现场就会发现其中的漏洞:那个时间窗外有火车经过,声音很大,是无法听到邻居争吵的;还有楼下的瘸腿老头说在里屋听到声音后走到门口看到了凶手正跑下楼,这也是伪证,因为按时间推断,他拖着一条有残疾的腿是根本不会在那个时间段走到屋门口。

所以,这些看似可以作为证据的信息其实都是虚假无效的。

《如果蜗牛有爱情》里的第九集,就在其他人认定叶俏是凶手准备写结案报告的时候,许诩并不认同这个结果。

于是她只身前往林安山凶案现场,就是想把之前在张士雍和叶俏那里得知的信息回到现场进行重建以便进一步判断谁是真凶。她站在窗外想象当时站在外面的叶俏是什么样的心情,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依然选择留下来而不是逃遁。

当她躺在叶梓夕死亡的地方,也是在把自己置身于当时的情境中去模拟发生的一切。许诩还在二楼栏杆前反复模拟当时的场景,验证了叶俏口供中不合理的地方,叶梓夕若是叶俏从楼上推下去的,怎么可能毫发无损,那么轻易就能办到?

还有张士雍提到的微波炉声音,乍一判断合情合理,但回到现场却很容易发现叶梓夕准备的沙拉是冷餐,并不需要加热,这跟发送给季白的求救短信时间可以吻合,所以许诩判断张士雍听到的微波炉的声音其实是定时短信发送的声音,凶手并没有逗留在现场,这同样解释了为什么叶俏可能不是凶手。

虽然《如果蜗牛有爱情》是一部刑侦向的剧,但它演绎的一些分析推理方法放在生活里也一样有用,没事琢磨琢磨就是给生活加点料,像我已然痴迷,会反复不停倒回观看,真是能发现一些有意思的细节。

不过,可惜的是,播出速度真是可以跟蜗牛相提并论,如果不是腾讯会员的话只能等一周,买了腾讯会员的我也还是想问,什么时候上硬菜!说好的爱情线呢?希望下周季白和许诩赶紧发糖。

动脉硬化能吃通心络吗

威海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汕头男科医院咋样

怎么缓解肠道感染
藤黄健骨丸治跟骨刺吗
儿童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