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饮品

傍上女领导第11章如何当领导搭配

2020-05-21

来源:

人气:1

傍上女领导 第11曝秦岚与陆川分手章如何当领导

第11章如何当领导

刘立海没有再回头去看冷鸿雁,反而加快了脚步离开了这间市长办公室,可他心里却分明堵得特别难受。请大家看最全!

刘立海原以为自己回京江,一来瓦解李高成他们一个派系,二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可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得面临着不认得冷姐姐,还得面临着要被开除工职的朱德江,他让要多窝气就有多窝气。

刘立海回办公室后,还是给朱德江打了一个,处分已经是铁板谋求两国关系健康顺利向前发展钉钉的事情,想去改变肯定不可能的。现在,他除了安慰朱德江外,就是要替他想想办法,没有工作后,他能干什么。

一通后,朱德江期盼地问刘立海:“兄弟,冷姐怎么说?”

“她,她很难受。”刘立海猜想冷鸿雁肯定很难受,无论她怎么端着市长的架子,可他听到的那一声长长的叹息,恐怕是他无法去明白和理解此时冷鸿雁内心的痛苦和矛盾吧。

“你没告诉她,我也是被陷害的吗?”朱德江急了。

“可是抓奸在床是事实啊,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辩不清楚的。”刘立海回了朱德江一句。

“兄弟,你就能个痛快话,是不是冷市长不肯帮忙?”朱德江把冷鸿雁的称呼也改变了,看来他内心的怨气肯定是存在的。

“朱大哥,等我忙完手上的事情后,中午我请你吃饭好吗?我们见面再聊。”刘立海感觉在里也说不清楚,当面把冷鸿雁的苦衷说一下,争取让朱德江能够理解她吧。

“兄弟,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心情吃饭吗?我也算明白了,人一坐上一把手的位置,很多事都会变的。是我自己不争气,一切怪我自己。”说着,朱德江就把给挂掉了,根本不给刘立海解释的机会。

刘立海郁闷极了,可就在他想再给朱德江打时,冉冰冰敲门走了进来,因为他的门没有关上。

刘立海一愣,才知道自己太过大意了,怎么就忘了关门呢?不过一再冉冰冰走了进来,不由得笑着问:“大秘来了。”

“刘主任就不要取笑我,要么叫我冰冰,要么喊我小冉行吗?”冉冰冰尽管脸上也有笑容,不过在刘立海眼里,这笑容很职业化,一点也不像对他有好感的那些女性的眼光,这让他很有些不舒服,一如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认定全天下的人都该让着他,惯着他,宠着他的。

刘立海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有这种感觉呢?不拿正眼看自己的姑娘,他怎么就如此地不舒服呢?

“小冉,有事吗?”刘立海也收起了笑容,公事公办地问。

“刘主任,是这样的,市长说中午有个考察团到京江来,接待工作麻烦您去准备一下。”冉冰冰说的话也是职业化的,仿佛训练很多年的特工人员一样,这让刘立海很有些奇怪,她不是刚刚研究生毕业吗?怎么给人的感觉如此老练呢?

刘立海也知道接待的工作,安排车的工作等等都是他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事情,说白他就是一个大管家,一摸带十杂的事情全他由处理,当然了,一般这个位置都是一把手的亲信,谁都知道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我知道了。”刘立海淡淡地应了一句。

“好的。刘主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走了。”冉冰冰的语气也很淡然。

“去吧。”刘立海挥了一下手,一副领导的架式。既然这个姑娘要职业化对他,他就得把领导的架子端起来,而且端得越高越好,不这样压压她的锐气,他就不是刘立海。

可冉冰冰似乎什么都没意识到一样,转身退出了刘立海的办公室,仿佛她在冷鸿雁办公室里见到的一幕,压根就不存一样。

冉冰冰一走,刘立海就给行政接待科的科长牛少安打了一个,一通,牛少安就在中讨好地说:“刘主任好。刘主任需要我做什么事吗?”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刘立海说完就挂掉了。对于他的下属人员,他知道这个架子是必须端着,否则他这么年轻,就更加不好开展工作。再说了,办公室下面分管着这么多科室,他要是不端着架子,他们都不会听他的。一个没有威信的领导,分派下去的工作谁干呢?而且办公室里的工作哪一件都是实打实的,当然了,他现在是领导,动动嘴就行。可就是这个动嘴的工作,说容易很容易,说难,就难于上青天了。

刘立海这是第一天实施着他这个主任的威力,所以,他还是想端着架子。

牛少安没一会就到了刘立海的办公室,他敲门进来时,刘立海也学着领导的样子在看文件,当然了,也确实压了不少文件,这些文件都需要他这个主任分类往各市长甚至是其他领导手里送的。

在官场就是这样,一个人必须是杂家,会一样不行,因为大多干部都是哪里需要往哪里搬。一如刘立海才几年时候就换了好几个工作岗位,每个岗位的性质都不同,他必须去了解学习的东西就不同。

官场唯一通的就是与人打交道,把人搞定了,工作上的事情啥也好说,领导不懂的事情,自然会有懂的人来干。但是领导能不能把懂的人训服得听话,就是一门学问了。

刘立海用眼角处的余光打量了一下牛少安,他这是第一次见牛少安,不过办公室下面的科室人员他全看过,虽然人与人对不上号,但是具体又便于打理的名字他是记得,而且是必须去记得。

牛少安一进来,刘立海从文件抬起头,看了一眼牛少安说:“牛科长请坐吧。”

牛少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一张国字型的脸,看上去挺精神,挺会来事的一种。至少在刘立海的感觉中是这样的,而且他现在也需要这样的人,毕竟办公室里的工作,牛少安比他熟悉。

牛少安没想到刘立海会让他坐,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连说着:“谢谢刘主任,谢谢刘主任。”

刘立海该端的架子也端足了,于是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一边装作要给牛少安倒水,一边问:“牛科长,你在接待科工作了几年?”

虽说刘立海的年龄比牛少安小,可领导下位不容易,要领导给自己倒水,他这个做科长的是断然不会的,这一点他搞接待工作,当然懂。

牛少安赶紧自己去拿杯子,而且很开心地说:“刘主任,你坐,你坐,我自己来。”

“那好,你就不要客气,自己去倒杯茶。”刘立海也没强求,他也不是真的要给牛少安倒水,装装样子罢了。

牛少安先给刘立海倒了一杯,然后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刘立海指了指沙发说:“牛科长,坐吧。”

“谢谢主任。”牛少安也没客气,再称呼刘立海时,就省掉了“刘”这个姓,他的这个小动作让刘立海明白,他不过接和自己攀上近距离的关系。

“牛科长不会这么客气,你比我年长几岁,在办公室工作了几年?”刘立海重新问了一下这个问题。

“我在接待科呆了六年。”牛少安不知道刘立海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很认真地回答着。

“那你对接待科的工作比我熟悉,以后接待方面的事情,就靠牛科长多多指点了。”刘立海反而更加虚心地说了一句,这让牛少安感激极了,新领导第一天上任,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这分明是在示好嘛。

“主任,指点不敢当。只要主任需要,我愿意随时听主任调遣。”牛少安诚心诚意地说着,他四十岁了,还仅仅是一个科长,论能力,他不认为自己比谁差,可是领导不重视,他空有再多的能力,在科长这个位置坐了四个年头,把他的冲劲都快坐没了。现在来了一个对自己重视的领导,他当然愿意掏心掏肝地听他的调派。

这一点,刘立海从牛少安的话以及眼睛里看得出来,他需要就是牛少安的这个。该端的架子,该给的甜头都给了牛少安,现在是他考验牛少安能力的时候,于是说:“牛科长,冷市长说有个投资考察团要来京江,今天中午的接待工作由你具体负责,你下去拿个方案给我吧。具体的事情,你找冉冰冰。”

“好的,主任,我这就去办。”牛少安应了一句,茶水也没来得及喝一口,马上就站了起来,刘立海也不得不站了起来,礼节性地送他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对于接待工作,刘立海现在也算是轻车熟足。不过他没有问冉冰冰这个考察团具体是干什么的,因为他烦冉冰冰那副职业式的冷脸孔。而且在她出门时,他想起了冷鸿雁交待过的事情,让他去办理林诺来秘书科工作的事情,他昨天给忘了办,今天说什么也要办一下,否则冷市长会生气的,因为他必须去适应这个角色的变换。

刘立海把工作交待下去后,顿时轻松了多了。牛少安对他熟悉工作,由他和“不是说我不担心销售冉冰冰交涉再好不过,回避了他和冉冰冰之间的尴尬,他也不明白,他怎么就会在这个冉冰冰面前有种尴尬和征服呢?就因为冷姐姐让他勾搭一下这位姑娘,试试她的来路吗?

刘立海的心思在这一会儿开起了小差。

青岛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西安牛皮癣医院地址
小孩脾胃虚弱用药
湛江白癜风医院
小儿消化不良推拿
普通外科
TAG:
相关内容